寻找智能世界

作者:David Grinspoon(美国天体生物学家)原文来自《Sky&Telescope》11月刊,张滨泓翻译编辑

QQ图片20131109145234.jpg

   人类之所以能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区别开,因为人类具有以下几个有别于其他动物的特征:我们有抽象推理的思维;我们能够认识到历史和未来;我们有能力改造我们周围的环境。这些特征让我们这个物种能够安全地度过冰河时期并且不断繁衍直到现在,地球上已经无处不存在我们的身影。但是,我们是否拥有继续在这个星球上繁盛下去的能力?这值得我们思考。    

   我们能够影响全球,但是我们却不能控制全球。我们现在可以主宰地球上的许多自然生态系统,但是科学家们却还在担心加速发展的全球变化会威胁到我们未来的文明。这一次挑战不同于以往人类碰到的任何一次,因为这一次我们人类已经能够自我意识到威胁的存在,并且正在积极地寻求全球的合作与协调。人类未来的存亡,就把握在我们对此的认知和合作上。

     也许,现在正是我们开始发展“行星智能”的时候。“行星智能”指的是我们将能够从全球的尺度来预测和认知事关我们存亡的威胁,并且能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威胁的发生。当代,我们人类正在通过互相的贸易和充分的交流进行着全球范围内的技术和文化的融合,这个进程逐渐地加快,通过这样的过程我们正在不知不觉地形成一种新兴的世界观。信息的传递还像原始的神经系统那样通过复杂的网络进行交换,但是全球系统的响应却表现出另一种方式。通过我们和我们的技术的发展,我们的生物圈正在形成一种全球智慧,这种智慧也许就能让我们这一智慧生命可以避开小行星撞击或者是气候大灾难。

   英国天文学家Royal Sir Martin Rees在他的书《我们的最后一小时》里认为我们的文明只有50%的机会能够延续到下个世纪,有人称此为“21世纪瓶颈”——我们呈指数增长的技术要么会摧毁我们的文明要么就将可以确保我们永世长存。这个矛盾也许也是其他外星文明所面临的,大部分文明可能都不长寿,但是肯定有不朽的文明。这样的话,与其说我们是在寻找外星生命,其实我们就是在寻找那些不朽的文明,这些文明已经顺利解决了我们正面临着的挑战。

   这些不朽的文明经历了长久的行星的演化过程,他们已经意识到家园本来就不是不朽的,因此这些不朽的文明肯定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简单的世界,他们也许可以规划他们的星球。我们人类现在才开始观测到太阳系外行星的大气层,随着对此研究的深入,我们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就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图来监视并改造环境。

   我们能够想象出未来人类能够创造出一个地球化的世界,可以修复地球的气候问题,将地球改造成完全符合人类的需求。如果我们的后代还继续生活在这儿,并且仍然在主宰着他们的文明,他们一定可以阻止冰河时期的到来,或者防止地球气候变暖——变得就像现在温室效应过于严重的金星一样。如果太阳系外行星具有奇特的气候模式,比如充满了非自然的产物——氟氯烃,这样的行星也许就是因为文明的发展而最终导致生命的消亡的案例。又或者我们发现某个行星具有不寻常的明亮程度,那么我们也许可以判断这颗行星上的智能生命已经可以改造他们的星球表面。当然,因为我们的智能水平还远远不足,所以我们无法预言出比我们先进的外星智能生命所具有的各种行为的可能性,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尽我们所能去合理地推理外星生命形式,并且要随时做好准备迎接不同寻常的震撼。

/ 0 Comment

Link
Powered by emlog.Written by sinkery.

Designed by Beagle3
感谢国家天文台LAMOST项目组提供网络空间
京ICP备05002854号